雪白女孩 - - 雪白女孩 -

发布日期:2022-06-16 05:37    点击次数:107

雪白女孩 - - 雪白女孩 -

一个美丽的少女仰躺在牙床上,雪白的躯体和同样雪白的床单连成了一体  她那如瀑的长发散落在赤裸裸地身体下,清纯的脸蛋上红霞迭起,如玉般的琼鼻上挂着几滴晶莹的汗珠,精致的耳垂上还残留着几个清晰的牙齿印记,浑圆饱满的一对乳房随着娇躯的颤抖此起彼伏,玉峰上面的两颗蓓蕾已经傲然挺立,好似两只含苞待放的梅花骨朵儿一般。入眼的这具雪白胴体之上清晰的可见的是那密密麻麻的红色指印,这红色自上而下一直延伸,脖颈、锁骨、双峰、脐眼、小腹……  如果红色素可以传播的话,那么那片稀少的倒三角毛发也一定会变成绯红色。  绯红色的终点落在那片未被开垦的处女牧场之上,浑然而成的女性神秘之地此刻已经门户大开。  光洁滑腻的大腿根部,微微隆起的两片饱满皱襞左右分开,一对鲜艳的粉红色唇肉暴露在灯光之下,它们因为极度充血而变得韧性十足,小唇的上缘顶端是颗晶莹的玉豆,暴露在空气中的鲜红肉豆晶莹夺目。  裂开的粉红唇瓣形成了一道狭窄的细缝,这个看起来连小手指都难以入内的细缝中不停地流出晶莹黏稠的液体,如此之小的洞口流出的液体数量却是惊人,大片的雪白床单已经彻底的被润湿了。  不属于女孩儿的两颗手指开始玩耍起来,光滑的指甲划过娇嫩地唇瓣,伸入了她那令无数男人神往的幽密谷穴,邪恶地手指沉浸其中,流连忘返,柔软地褶皱面对着入侵的异物竟毫无抗拒将其贪婪地吸吮着,洞穴深处那抹泉眼也逐渐开启。如果她大脑不是陷入了短暂的混乱,那么她一定可以听到潺潺地水声。  厌倦了黑暗的手指终于回归现实,灯光之下的手指挂着数不尽的液体。  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  男人那不安分的手指故地重游,这次的目标变换了而已,获此殊荣的是女孩儿的致命所在- 阴蒂。  邪恶地手指把玩着女孩儿那突出体外的红色肉豆,摸、捏、捻、压,时不时还打着让她心痒的圈圈。  在男人开始进行邪恶地动作之后,女孩儿下体的液体越发地不可收拾。但是随着男人手指上力度的加大,女孩儿的身体变得更加的不安分,强烈地刺激让女孩的檀口大张,饱满地玉女峰急速地上下起伏。  两条滑腻雪白地玉腿不停地摩挲着男人的纤手,白如雪缎、滑如绸丝,还带着少女特有的清纯气息。  欲与肉的亲密接触,念与精神的完美重合。  他的耳边回荡着娇弱的呻吟,眼前是令人喷血的美女春宫图,男人的原始欲望在这一刻彻底释放。  他的躯体有着不输与女人的肤色,恰恰还有着不失去男人阳刚之气的肌肉脉络,两跨之间那个代表着男人象征的器具渐渐崛起,直至那阳物充满了火热地血液为止,男人的阳具如头狰狞凶猛的淫龙。  或是男人的内心火热欲望爆发,亦或是女孩儿已经熟透的身体到达了极限,当男人的大手指和食指无缝隙结合在一起的时候,那枚肉色的樱桃已经消失不见,潺潺地的桃源溪水湛然而止。  女孩儿的身体已经绷紧,蛮腰拱起,小腹上的光洁肌肤快速地收缩着,这具熟透地身体只靠着那对丰满浑圆的臀瓣儿支撑在牙床上。她的两条玉腿将那作恶的坏手死死地夹住,红艳的樱桃小口一张一合,静止的空间里只有欲望的呻吟依然活跃着,它们好似海浪一般回荡在空气中,浪花更是一浪高过一浪……这只是一个假象。  他知道。  当暴风雨的时候,总有一段宁静的时光,正如黎明前的黑暗一般。从懂事的时候开始,他就懂得了女人的身体构造,那个被他唤作“母亲”的女人教会了他的一切,所以他懂得如何释放女人的欲望,不论你外表如何清纯,不论你思想如何圣洁,只要你是一个女人,那么落入他的手中,他还没有搞不定的。  一道属于女性独有的尖叫声划破了幻象中此刻的宁静。  该来的始终还是来了,他心中如是的想着。  伴随着那声尖叫,女孩儿绷紧的身体终于得到了解脱,满布着汗水的娇躯重重地落在了床上,四肢更是无力地伸展着。  这具疲劳的躯体只有一处还彰显着活力,那就是女孩儿这具躯体最美丽的地方。  迷人的花儿在这一刻绽放,娇艳的桃源在这一刻洞开,被遏止在洞口的泉水溪流在这一刻终于找到了发泄的出口。  男人的手掌不算特别的大,但是遮掩这个幽谷小洞还是绰绰有余的。  喷射而出的液体打在他的掌心,带着女孩儿体温的液体随着手臂的弧线延伸,直到小臂肘处,它们在这里与雪白的床单汇成一体,只是它们显得更加的白、更加的黏稠,雪白床单上的乳白印记在昏暗地灯光下显得格外刺眼。  这突如其来的变动让他吃惊不小,这种类似于水的液体堵住是不可能的,疏通释放才是最正确的方式,因为这样对她或是他都没坏处。  他快速地撤开手掌,同时下意识的侧过头去,避开这道乳白色的液体箭是最好的选择。也许是时间有些久了,也许是他久未煅炼的身体变得有些迟钝了,总之这道乳白色的液体穿过他额前的白色长发,飞溅到他的脸庞上。这带着女性特有体温的液体沿着他那象牙般的鼻子边缘向下滚动,划过那微微展开的红唇,在那略有些棱角的下巴尖端处离开他的身体。  他看着地上那一汪乳白色的液体,嘴角扬起一个优雅地弧度。在潜意识的驱使下,他伸出久违的舌头,舌尖在红唇边缘掠过,画面定格在一个完美的圆圈口型上。  “哟,还是个宝呢,居然能够喷潮,这样的女人暂时还没有遇到呢!”他自然自语道。  心中的兴奋经过神经系统快速的传达到大脑,再由大脑发出指示,最后传达到身体中的特有器官。  不过一瞬的思维时段,那个不老实的小东西又长大了几分,变得更加粗壮、更加伸长了。  他低头看着胯下那狰狞醒目的宝贝兄弟,再看看面前近视虚脱的那个美丽女孩儿,他只能无奈的一笑。  他从来都是一个冷酷的男人,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那就是面对女人的时候,不过这个女人,要能够触动他沉寂内心世界的女人,他的温柔只属于他的女人。  当他正要鸣锣收枪的时候,女孩儿的眼神中的坚定阻止了他。  ……  想着想着,现实中的他有些迷失了正常的轨迹,明亮的眼睛中点缀着泪光,他再一次的为她落泪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