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花 - - 女人如花 -

发布日期:2022-06-14 21:50    点击次数:128

女人如花 - - 女人如花 -

我打开电脑,进入MSN ,键入Password,上网查看电子邮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邮箱里。是她,英子,我在美国的女友  子昊:  你好吗?近来我很忙,忙着应付几门功课的考试。不过,我真的好想你。  有时,望着天边飘渺的云霞悠然的飘来荡去,如绢如丝般的温柔,怎么也不肯在醉蓝的天空留下一点点生命的痕迹,就如心头那挥不去也留不住的往日情怀,伴随着雪堤上流淌的风,渐行渐远……想你,总是在思念缠满了寂寞的时候。  子昊,我知道吗,你是我梦的结局,心的港湾,爱的彼岸……在我们这场爱情的故事里,我真实的,轰轰烈烈的燃烧了一次我自己。当激情的焰火被燃烧的淡紫色的冰雪消融,我还是真的爱你。  永远爱你的英子看过英子的邮件,使我回忆起和她相处的那些日子。我们吵过,我们爱过,我们有过烦恼,我们有过快乐。毕竟久离情疏,谁能饮吞这长久的寂寞?  于是,我点击回复,给英子回信:  英子,你好!  和你一样,很想念你,想念你,在每个夜晚,带着期待入眠……梦里有风有雨,在空中,见到了日思夜想的你,你没有改变,依旧的容颜,变化的是时间,这么漫长,但又这样匆匆……这个城市总是下雨,这南洋的雨轻狂浪漫,而且总是突如其来而令人猝不及防。我常常惊愕于那天地间漠漠无边的雨幕,如郁结着重重的心事。在这种时刻,人特别容易孤独,心里也是去意徊徨。  很想伸手拥抱你,可是却是那么的空幻,手里是冰冰凉凉的水,那是不是你的泪?  想念你,游走在这异乡的街头,看着人潮汹涌,此时此刻心开始沸腾,仿佛看见你在海的那边眺望,却山水阻隔。我,却只能在这遥远的异乡,把忧郁写满落寞的脸庞。  英子,想念你。风是我捎去的情话;雨是我思念的泪滴;大海是我不变的情怀;山川是我遥望你的身影。  想念你,在每个晨曦,每个日落,一颗执着而跳动的心,总是盛满了我的思念和祝福……英子,让思念穿越时空,经受岁月的洗礼,化作彩虹,深藏心底;让相隔千山万水的柔情,经受风雨的见证,化为流星,遥寄给你我不变的情思……永远想你的子昊给英子写完了信,心里更加感到孤寂,点燃了一支香烟,透过淡蓝色的烟雾,那些寂寞随着指间的敲击一寸寸的蔓延,蔓延……或许,终将有一天,寂寞会把我谋杀得体无完肤。那时,连回忆便也是空白的了。  想起英子,想起那些激情的岁月,又想起了王丽。不禁又使我身体的某个部位不安起来。  难怪有人说,那燃烧在体内的欲火能烧焦人的意志和心灵的平衡。惟有得到满足,才会觉得天蓝水阔,树绿花艳,否则整个世界都会暗淡无光。  我走出书房,在客厅里望着王丽的屋门站了许久。人最无法忍受这种孤凄和寂寞。或许,惟有那肌肤相亲的感触,才得以相互慰籍,也是唯一能忍受那种无奈孤凄的安慰……我向王丽的屋门走去,心在“扑通,扑通”的乱跳,我轻轻敲了一下门,就推门进去了。  躺在床上的王丽看我进来就把盖在身上的毛巾被拉上盖住了脸。我坐在床上去拉她的手。王丽突然翻身双手攥住了我的一只胳膊。她攥握的力量是那么的重,我甚至都感到隐隐的痛。  我另一只手伸进她的毛巾被里,她竟全身光着。一股欲火立即从心中燃起,我唰地一下把他的毛巾被全部撩开了。  太美了!美得令人晕眩。  雪白,圣洁,竟没有一点瑕疵。  玲珑,浮凸,显出优美的曲线。  我不禁怦然心动,立即把她抱起,伸嘴吻向她的双唇。王丽一阵阵的低沉喘息炽热的扑向我的脸颊。不久她开始伸出舌尖舔吸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我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她的吻很热切却很舒缓,很细心地品尝着、体验着。没有强夺、没有贪婪。然后我的嘴唇被有着幽香的舌头顶开,她继续往我的口中伸展,而我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一起,我们搅动着。我们陶醉着。  我紧紧搂着王丽的脖子。她美丽的明眸时而凝视着我,现出无限的柔情;时而又微闭双眼,透出风情万种。我吸吮着她嫩滑的舌尖,吞咽着她口中的香津玉液,真的好香醇,好甘甜。  她双峰坚挺而硬朗,乳头在粉红色的乳晕中逐渐变硬。这时压在我手臂和胸膛上蠕动着,令我心痒难耐。我不禁低头将脸埋入她的乳沟内,呼吸她的气味,一种温暖、香郁和清新的感觉。  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大腿上,手指在她两腿之间不停地移动着。我感觉到了她浑圆的大腿的冰凉,也感觉到了她大腿之间的湿热。  我把王丽放下,迅速地脱掉上衣,把裤子连同底裤一起扯下。我趴到王丽的身上,我俩赤裸的身子完全紧密地贴在一起了。  “你太美了。”我的嘴贴近她的耳根,呼吸急促地对她说。  “有你以前的女朋友美吗?”  “她哪能跟你比啊!”  “骗人。”王丽对我妩媚地一笑,然后便把她那对又大又坚挺的乳房紧贴在我的脸上。  我随即双手把她抱紧,恨不得把她整个吃掉。  “再给我进去吧。”我的嘴放到她的唇边,轻轻地抚吻着说。  “嗯。”王丽羞怯地点了点头。  于是,我把王丽平放在床上。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为了不使她感到疼痛,我缓缓地进入。  “还疼吗?”我关切地问她。  王丽摇了摇头,现出欣喜的神情。  于是我开始慢慢地抽动。  这时,意乱情迷的王丽雪白浑圆的双腿用力地缠紧了我的腰部,生涩的迎合着。  当我完成之后,我感觉到王丽浑身一阵悸动。  “舒服吗?”我问她。  她没有作声,依然紧闭双眼,在回味、在享受那甜蜜的一刻。  “我们这样是叫做爱吗?”王丽睁开了眼睛迷离的看着我说。  “不过你们医学上叫性交。”我迟疑了片刻后回答。  “性交是指男女交合的性爱行为。”王丽说。  “那做爱呢?”我说。  “做爱是男女爱情的情爱表达。”王丽带着欣慰的神情。  “那我们这样就叫‘做爱’吧!”我把嘴又伸向她的红唇。  这时,王丽她那白皙而透着红晕的脸上又显现出那种愉悦和满足的柔情。  我们又紧紧地拥吻在一起。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激情余韵中的王丽,真的是像一朵花,女人如花,花样年华,年华似水